热点

传销组织成立两个月 发展会员2.6万人

作者:admin 2019-09-01 我要评论

这些下属疯狂地在平台上投钱,也疯狂地发展新会员。有人为了多投资,甚至同时使用了几十张身份证在后台注册会员 文图 本刊记者 孙安清 本刊通讯员 曹兴平 徐忠 ...

这些下属疯狂地在平台上投钱,也疯狂地发展新会员。有人为了多投资,甚至同时使用了几十张身份证在后台注册会员

文图 本刊记者 孙安清 本刊通讯员 曹兴平 徐忠

投入1万元,5天后就可以收回1.2万元……披着“民间互助理财”外衣实施传销,刘海萍及同伙在短短两个月之内迅速聚拢数千名传销人员,并在全国发展会员2.6万人,通过一个网络平台,玩起了“钱生钱”游戏。

可惜好景不长,2017年7月,该案被列为公安部督办案件。8月,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莱山分局(以下简称“莱山公安”)在公安部经侦局的指挥下发起全国集群战役,先后抓获犯罪嫌疑人30多人,追缴赃款2300多万元,住房、车辆若干。

蹊跷的公司

2017年6月15日,莱山公安110指挥中心接市民报警:盛泉工业园的一处办公楼前聚集了很多人。报警人称,这些人情绪激动,很可能会发生殴斗。

盛泉派出所民警迅速赶到现场,发现在一家叫“大润生物科技”(以下简称大润公司)的公司楼内聚集了100多人。这些人虽然情绪激动,但看到民警后,十分谨慎,不肯多言,只是称大润公司欠了他们钱,具体详情则不愿多谈。这些聚集者多操外地口音,他们警惕的状态,加重了警方的怀疑。

在公司二楼一间气派豪华的会议室,民警找到了公司法定代表人刘海萍。这个干练稳重、衣着华丽的女人对民警更是三缄其口,客气地回应称,公司经营出现了困难,无法向投资者兑付红利,才导致了这次聚集。

聚集者的异常反应和刘海萍的应对让民警感到,他们都没有说实话。这种情况有两种可能,一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另一种就是聚众传销。

很快,身穿便衣的莱山公安经侦大队民警也抵达现场。通过初步摸排,他们发现,大润公司没有任何生产和研发部门,公司多名高层领导,每人一间豪华办公室,办公室配备了老板台、电脑、真皮沙发,看上去十分气派。

“根据经验,我们初步判断这是一个传销团伙。”办案民警说。在公司一间办公室内,他们找到了客服小宋,她给经侦民警揭开了谜底。

“钱生钱”游戏

传销,是指组织或经营者发展人员,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者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或者要求被发展人员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取得加入资格等方式谋取非法利益,扰乱经济秩序,影响社会稳定的行为。

经过数十年的演变,现在的新型传销多已不限制人身自由,不扣押身份证或手机,不集体上大课,而是以资本运作为旗号拉人骗钱,最后让人血本无归。

小宋告诉民警,大润公司是一个民间互助投资平台。公司有专门的技术团队,制作了一个网上运营平台。新会员必须实名加入,每人投资额度为1000元至2万元。投资后,什么都不用做,钱就可以增值。增值周期为5天,收益率为20%。进入增值期需要排队,排队需要交300元激活会员资格取得排单币。

也就是说,如果会员投了1万元,5天后就可以收回1.2万元。不过,这种极为诱人的高额回报,并不来自于公司的生产经营获利,而是来自不断加入的新会员投进来的钱。5天为一周期,出局后重新排队。想要多投资获得更多的回报,就要不断发展新会员加入。

从表面上看,会员投入这个民间小额投资互助平台的资金都是在会员之间相互赚钱,公司没有从中获利。实际上,每天新会员投到平台上的钱,有6%直接被从后台拿走,其中刘海萍拿走40%,作为她的利润和公司日常管理费用(刘海萍负责租用办公楼、招聘客服等),其余则由公司其他几名高管瓜分。以新会员一次投资100万元为例,其中6万元被直接抽出来分给刘海萍及其高管,剩余的资金再通过平台匹配给上线,让投资满5天的上线携20%的高回报及本金出局。

民警调查发现,公司高管基本都是长期从事传销的人员,有的还做过自己的传销平台,他们手下都有几百甚至上千名传销人员,这些下属疯狂地在平台上投钱,也疯狂地发展新会员。有人为了多投资,甚至同时使用了几十张身份证在后台注册会员。

然而,这样的金钱游戏注定不能长久。2017年6月,后加入的会员发现平台不再为他们返现,开始聚集到大润公司总部讨要说法。但他们仍心存幻想:只要再拉来新的会员,平台就有启动的一天,这样他们就可以继续不劳而获,继续分钱。所以,面对民警的询问,没有人愿意道出实情。而此时,公司多名高管已经狂赚上百万元,携款潜逃了。

民警调查显示,大润公司2017年4月成立,到案发时仅两个月时间,但已在内蒙古、河北、吉林等20多个省份发展会员2.6万多人。

暴富梦破碎

一辈子梦想暴富的刘海萍,没想到苦心经营得来的500多万元在身上还没捂热,便离自己而去。

这个出生在烟台市长岛县的中年女人,投资海参养殖失败后,一直在寻思快速致富的办法,直到她认识了资深传销人员陈海洋。

已经40岁的陈海洋曾因参与组织传销罪,在内蒙古被判刑。出狱后,他不思悔改,依旧沉迷传销。他巧舌如簧地把“钱生钱”的传销法则灌输给了刘海萍。随即刘海萍开始打造平台,陈海洋则拉着数千人的传销大军入伙,于是这个平台在两个月的时间内迅速壮大。通过这个所谓的互助平台,陈海洋也是赚得盆满钵满,很快在烟台开发区高档小区全款买下豪华住宅,并结婚成家。

公司副总裁吕小林,原本是黑龙江的一名退休干部,2015年因参与传销被判刑。本案案发前,已经赚得上百万元的吕小林和妻子跑回内蒙古赤峰老家。他先花30万元给儿子买了一辆高档轿车,余下的钱用老母亲的身份证存在银行,另一部分则放进铁桶深埋在自家菜地里。后来民警在菜地里挖出了80多万元现金。

公司高管衣某从事传销多年,本案获利190多万元。他潜意识里觉得,这样赚来的钱迟早会被警察找回去,既不敢花,又不敢存进银行。后来,他听信别人建议,以为钱买了保险就不会被追缴,于是便拿出50万元赃款买了保险,案发后被全部追回。

刘雷是本案主犯中唯一一名年轻人,1989年出生,到案时,他的孩子刚刚出生没多久,妻子还在坐月子。刘雷主要负责平台的开发与维护,自负的他在设计平台时,故意留有漏洞,并把这个漏洞告诉了自己的亲友。利用这个漏洞,刘雷的亲友在平台上疯狂获利。案发前,刘雷与好友一起逃到了烟台市栖霞市,后在潍坊市落网。非法赚取的500多万元一分未花,全部退赃。至此,这些人的暴富梦彻底破碎。

2019年4月4日,该案在烟台市莱山区法院开庭审理。刘海萍等10名主犯最高被判7年半有期徒刑,该案中涉传销活动违法所得及相关财物全部依法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民航局:女乘客进驾驶舱事件是典型的故

    民航局:女乘客进驾驶舱事件是典型的故

  • 警惕!深圳网友看短视频被骗300万!评

    警惕!深圳网友看短视频被骗300万!评

  • 电商"二选一"愈演愈烈 消费者:希望

    电商"二选一"愈演愈烈 消费者:希望

  • 区块链公司集体被抓,人民网网评“解析

    区块链公司集体被抓,人民网网评“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