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为烈士寻女66年仍未找到!“兄长若泉下有灵,定盼女儿前来凭吊”

作者:admin 2019-05-08 我要评论

60岁的周有根打小就听父亲讲,他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大哥。但两人从未见过面早在他出生6年前,他大哥就病故了。 大哥叫周希荣,1926年出生,1944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

60岁的周有根打小就听父亲讲,他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大哥。但两人从未见过面——早在他出生6年前,他大哥就病故了。

大哥叫周希荣,1926年出生,1944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参加过抗美援朝,曾在第三野战军九兵团司令部任军医。1953年,病故于辽东省旅大市第七人民医院(现为辽宁省大连市),后被安葬在当地烈士陵园。

从父亲周文道生前的叙说和家里留存的信件中,周有根得知,大哥病故时,他妻子王淑梅正带着不到一岁的女儿周晓玲,随第三野战军十兵团三十一军南下福建。

1952年9月12日,还在山东的王淑梅曾给家里寄过一封信。

此后,再无音讯。

她们知道周希荣病故的消息吗?她们还在世吗?如果还在世,周希荣的女儿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长眠于大连金普新区烈士陵园吗?

给军区写信、托朋友打听、给政府部门打电话、向陵园工作人员咨询……周家两代人找了60多年。

可仍未有结果。

“能帮忙找下周希荣烈士的女儿吗?”2019年4月,周有根给今日头条“寻找烈士后人”公益项目,发来了求助信。

今日头条“寻找烈士后人”项目决定用大数据优势和精准地理推荐技术,帮周希荣烈士寻找妻女及其后人。

根据周有根提供的资料,要寻找的烈士家属信息如下:

王淑梅,山东莱阳人,1932年出生,曾在山东曲阜长江部队辎守处六大队二区队任职,参加过抗美援朝,1952年随第三野战军十兵团三十一军南下福建,此后与周家失去联系。

周晓玲,1952年1月9日在山东曲阜出生,随母亲南下福建,今年67岁。

请把钱寄给王淑梅同志

周有根家里,至今还保存着多封他大哥与父亲的通信,还有大哥用过的茶杯、布袋、工作手册等遗物。

为烈士寻女66年仍未找到!“兄长若泉下有灵,定盼女儿前来凭吊”

周希荣的遗物

这些东西,周文道生前一直珍藏在一个有些陈旧的暗红色箱子里。那是当时家中为数不多的几个箱子之一。它和其他简易家具以及一家3口人,一起挤在上海一间16平方米的房间里。

每年3月11日,周文道都会打开那个箱子,一个人坐在桌前,静静地翻着信件和照片。眼泪,有时会不自觉滑落脸庞。

周有根知道,父亲是想他的大儿子了——3月11日正是他的祭日。

照片中的周希荣,身材颀长而瘦削,长方形的脸上,嵌着一双浓眉黑目。他穿一身灰布军装,右衣袖口向外折了两折,手上微微可见凸起的青筋。

为烈士寻女66年仍未找到!“兄长若泉下有灵,定盼女儿前来凭吊”

周希荣一家三口合影。

周希荣的母亲,在他很小时就去世了。父子俩相依为命多年。在周文道的记忆里,大儿子“懂事、孝顺、学习好,从不让大人操心”。

作为一名军医,周希荣参加了解放上海的战役。新中国成立后,周文道随儿子从江苏老家搬到了上海。

1950年10月,抗美援朝战争拉开帷幕。周希荣随部队开赴山东,为入朝作战做准备。

在这里,他遇到了未来的妻子。

在1950年11月20日寄给父亲的一封家书中,他写道:“儿有一个好战友,现在曲阜长江部队辎守处六大队二区队上初中读书,她生活上很困难,请大人想法给她十五万元至二十万元人民币。这是什么原因,将来儿会告诉大人的……”

为烈士寻女66年仍未找到!“兄长若泉下有灵,定盼女儿前来凭吊”

周希荣1950年11月20日写给父亲的信。

在信的最后,周希荣让父亲把钱寄到如下地址:山东曲阜长江部队辎守处六大队二区队王淑梅同志收。

虽未曾点明,但一切都在字里行间。爱情,静悄悄地绽放了。

不过很快,周希荣就随部队上了战场。战争残酷而艰辛。伤员从前线源源不断地运到后方,周希荣的工作忙碌而紧张,“我来朝鲜已一个月了,为适合战争需要,我一个人要做三个人的工作”。

家书抵万金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有时一月一封;有时半年一封。在战火纷飞的年代,这些信件成了父子俩连接彼此的桥梁。

不过,桥梁的另一端,时常在变。“从上次写信回家,我就要分配工作,一直在动荡着。所以没有写信回来。现在工作决定了……明日或后天就要重返朝鲜……”在1952年7月7日的一封家书中,周希荣写道。

为烈士寻女66年仍未找到!“兄长若泉下有灵,定盼女儿前来凭吊”

周希荣1952年7月7日写给父亲的信

重返朝鲜,这也意味着他有机会回到国内休整。也正是在这期间,他和王淑梅结了婚,并生了一个女儿。

“我们一切都很好,淑梅在辎守处一大队二区学习,小孩身体很健康而且长得很好看而活泼,使人家喜欢。”在7月7日的那封信中,周希荣告诉父亲,女儿的名字叫小玲,已经六个月大了。

周文道还未见过自己的孙女。在信中,周希荣告诉父亲,他已经让王淑梅“把我们三口人照的和你的孙女一人照,下星期寄给你”。

但直到两个多月后,周文道才收到儿媳的来信。

为烈士寻女66年仍未找到!“兄长若泉下有灵,定盼女儿前来凭吊”

王淑梅的来信

王淑梅在信中解释,因为战争期间繁忙,再加上工作的调动,所以没能给他及时回信,“感到很对不起您老人了,尤其是大人对我这样关心”。

周文道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孙女。在4个月大时拍摄的照片中,她穿一件白点深色羽绒服,戴一顶白边羽绒帽,黑亮黑亮的眼睛看向斜上方。

为烈士寻女66年仍未找到!“兄长若泉下有灵,定盼女儿前来凭吊”

周晓玲4个月大时的照片

而在一家三口的合影照中,小玲已长出了黑黑的头发。她穿一条碎花小裙,小手和小脚肉乎乎的。王淑梅穿着一身灰布军装,双手半托半抱着女儿。

周有根也不清楚,父亲是否见过这位儿媳。现在只能从周希荣寄回的书信中知道,“淑梅这人虽是莱阳人,很好生活习惯和我一样,我们感情也很和蔼的,她今天只有22岁”。

在这封迟来了两个月的信中,王淑梅说:“我冬天的衣服还未有做,关于孩子用的东西在山东买也是很贵,还没有好。小玲吃的东西也买不到有营养的,望大人能给她寄点来吧。”

这是家里保存的她的唯一一封来信。

带着遗憾离开人世

这封信的信封,如今也留存了下来。虽然边角已破损,起了不少褶皱,上面的字迹也模糊了,但依稀可见“拾兵团弎一军接待处寄 王 9.12”的字样。

为烈士寻女66年仍未找到!“兄长若泉下有灵,定盼女儿前来凭吊”

王淑梅来信的信封。

也就是说1952年9月12日,她还在山东。

大约在当年12月左右,她便带着半岁多的女儿,随部队南下了。1953年2月24日,周希荣在给父亲的信中说:“大人,淑梅同志南下,她来信告我,去您处看望一次,但她至今已有三个多月没有给我来信。”

这时,周希荣因为突发疾病,已从朝鲜前线回到国内,正在旅大市(现大连市)第七院休养。信中,他告诉父亲自己“健康,放心为盼”。

但他写信时的字迹,泄露了他的身体状况。笔锋淡,吃水浅,字迹潦草了许多,以至于周文道觉得,这信并非儿子所写。

为烈士寻女66年仍未找到!“兄长若泉下有灵,定盼女儿前来凭吊”

周希荣1953年2月24日写给父亲的信。

周希荣大概也知道自己的病情。在写完这封信后,他又用铅笔在一旁写了一行字:盼速来信,还可收到。

周文道很快就给儿子回了信。

当年3月7日,周希荣又给父亲写了一封信:“上一次给您的信在字句上不免有混乱,因为这一次罹患的是爆发性脑脊髓膜炎,在当初是危险的,但现在已经好了。”

没想到,几天后,传来的却是噩耗。

“兹有你儿周希荣同志,因病于一九五三年一月回祖国休养。该同志在入院时病就很重,虽经大夫每日治疗和抢救,终于五三年三月十一日下午七时四十五分光荣牺牲。”

落款是旅大市第七医院政治处,时间是1935年3月12日。

周希荣牺牲后,医院把他的遗物寄给了周文道。此后,他便一直小心翼翼保存着。

为烈士寻女66年仍未找到!“兄长若泉下有灵,定盼女儿前来凭吊”

周希荣的病故证明书

但由于当时通讯和交通都不便利,直到去世前,他都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安葬于何处。“我父亲也想过去找,但那个年代的价值观,一是一切以国家、事业为重,二是当时的经济状况不是太好,所以一直没找到。”周有根说。

更让老人伤心和遗憾的是,不知何故,他的儿媳和孙女,从此也失去了联系。

周文道曾给南京军区去信询问,得到的答复是,部队调动频繁,难以查找;他也曾托人去福建打听。但大海捞针,也是音讯全无。

“他内心是矛盾的。一方面很想找到自己的孙女,这是大儿子唯一的骨血;另一方面又怕王淑梅此时已经改嫁,会打扰到她的生活,毕竟那时她还很年轻。”周有根说。

1982年,带着遗憾,周文道离开了人世。

“如果早一点,该多好啊”

责任,落在了周有根肩上。

陆陆续续的,他也曾去上海长宁区的武装部、民政局等部门查过大哥的信息。对方的回复都是:不清楚。

1988年,当时的辽东省已划归为辽宁省,旅大市成了大连市。他抱着试一试的想法,给大连市的民政局寄去了一封信。

没想到,很快有了结果。当年7月15日,大连市金州区民政局回信:你兄周希荣烈士安葬于金州烈士陵园。(编者注:2017年迁往大连金普新区烈士陵园)

为烈士寻女66年仍未找到!“兄长若泉下有灵,定盼女儿前来凭吊”

大连金州区民政局的回信。

喜出望外。周有根专门回了趟江苏启东的老家。“我找到大哥了。我会继续给您找孙女的。”在父亲的坟墓前,他暗暗许下承诺。

然而由于工作繁忙,再加之当时手头不太宽裕,他一直没能去大哥的坟前祭扫。直到2009年的清明节前,他终于抽空去了趟大连。

周有根记得,那天恰好是中午。他一个人走在距离金州区烈士陵园不远的街道上,满眼望去,大厦林立。不少工地上,一栋栋高楼正在拔地而起。

当他拾着台阶走到山顶,来到陵园内,周围的环境一下安静了下来。按照先前获知的安葬墓区,周有根穿过一排排墓碑,绕过一颗颗青松,终于来到了大哥的墓前。

为烈士寻女66年仍未找到!“兄长若泉下有灵,定盼女儿前来凭吊”

周希荣烈士之墓

“大哥,我来看你了。”周有根在墓碑前蹲下,有些激动又有些懊悔,“如果早一点找到,把父亲领过来,该多好啊”。

“再不找,可能就是终生的遗憾”

“还有人来看过周希荣吗?”抱着一丝丝希望,周有根问陵园的工作人员。

没有。他得到的回复是,这里安葬的300多个烈士,许多都无人祭扫。

为烈士寻女66年仍未找到!“兄长若泉下有灵,定盼女儿前来凭吊”

金州烈士陵园外景。

此后,每年清明前后,周有根都要去一趟大连,看看自己这个从未谋面的大哥。有时一个人,有时带着女儿。

关于为大哥找女儿的事,周有根原本的想法和父亲有点像——怕打扰了她们的生活。再加上年轻时,时间过得很慢,总觉得还有机会,工作一忙,这事就耽搁了。

可每次站在大哥的墓碑前,他的内心总涌起一股难以言明的滋味——既愧疚又不安,既无能为力又心怀紧迫。

“再不找,可能就是终生的遗憾。”像是枝头上的柿子,到了秋天就要往下掉,随着年岁渐长,他的不安和紧迫感愈发沉重了。

“如果需要,我可以去一趟。”为了找到大哥的妻女,他先后给王淑梅籍贯地山东莱阳的公安局、民政局、武装部等部门,打去电话询问。

可时隔这么多年,真的太难了。

直到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得知今日头条可以帮助烈士寻亲。于是2019年4月,他给今日头条“寻找烈士后人”公益项目,发来了求助信。

“如果说当年我父亲寻找更多的是血脉亲情,那么对我来说,这几年每次前往烈士陵园扫墓,就会因自己无能为力而于心不安。”周有根在信中说,“我想要是我兄地下有灵,更期盼前来凭吊的一定是他的女儿。这也是对我兄早年为解放战争、为抗美援朝所作奋斗的最好告慰了。”

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日子,周希荣心心念念的,还是重返朝鲜战场,

在1953年3月7日写的那封家书中,他向父亲承诺,“因为在朝鲜日常工作很忙,所以没有给信您。等我病好再回朝鲜工作时,我一定多给信您”。

为烈士寻女66年仍未找到!“兄长若泉下有灵,定盼女儿前来凭吊”

周希荣写给父亲的最后一封信。

不承想,他再也没有回到朝鲜,也再也没有给父亲写过信。

4天后,他在医院病故,年仅29岁。

缅怀先烈功绩,告慰先烈英灵,传承红色基因,讲好红色故事;今日头条公益寻人发起“寻找烈士后人”项目,帮助周希荣烈士寻找妻女及其后代。在以往的成功案例中,媒体接力寻找烈士后人,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今日头条诚邀全国各地媒体一起参与到“寻找烈士后人媒体志愿服务团 ”中来。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杭州女子穿拖鞋驾车致五人死亡多人受伤

    杭州女子穿拖鞋驾车致五人死亡多人受伤

  • 党内初选压倒性胜出,韩国瑜:只感到无

    党内初选压倒性胜出,韩国瑜:只感到无

  • 美国经济或正在出局,多个部门开始紧急

    美国经济或正在出局,多个部门开始紧急

  • 罗永浩:锤子手机比索尼、夏普、微软、

    罗永浩:锤子手机比索尼、夏普、微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