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跟拍香港穷孩子、富孩子的一天,在贫富差距最大的香港,纪录片真

作者:admin 2019-05-18 我要评论

▲香港纪录片《子非鱼》 香港,一个遍地繁华的都市,据2018年度胡润财富报告,香港作为高净值人群最密集的城市之一,亿万富豪数量高达21100,差不多每350人当中...

啊3.jpg

▲香港纪录片《子非鱼》

香港,一个遍地繁华的都市,据2018年度胡润财富报告,香港作为高净值人群最密集的城市之一,亿万富豪数量高达21100,差不多每350人当中,就有一个身价过亿。

与此同时,它也是贫富悬殊最显著的地区。香港特区政府于2018年11月公布了贫困人口数据——138万人,年增长3万,再创九年以来新高,也几乎占到总人口的二成。

正如有阳光的地方,就一定有阴影……其中,并不乏天真稚嫩的面孔,他们,就是生活在香港最底层的“穷孩子”。

或者在导演黄肇邦的镜头下,是游弋穿梭在大都市中,一条又一条小小的鱼。

2013年,纪录片《子非鱼》的横空出世,为它年轻的创作者捧回了若干座奖杯,看过纪录片以后,人们唏嘘感慨,因为这是极其少见的以孩童视角观察贫穷的影片。

香港低收入人及贫困家庭,这里的竞争空前,受教育程度低的底层人在做着繁重的体力劳动,收入也很难得到提升。

这里也有为了生存而没有办法的选择住在隔间里,称为蚁族。

这种板房隔间每一间住着一个小家庭,楼道的边上就是公厕,房间相当于4张电脑桌这么大,一张布就是屋子的大门,除了能容下一张铁架的上下床,就是摆放一点生活中必须用到的物品,条件好一点的就有一个单间,单间里有独立卫生间。

鲜鱼行学校里的孩子们,就来自这样的家庭,他们就是被称为中港婚姻的群体。

一群小学三年级的香港底层孩子出现在片中,描绘着他们的故事与生活,透过孩子的眼睛,能看到远非个人所能控制的社会图景。可所有人都秉持的那份希望——“教育改变命运”,又真如口号中那般轻易吗?

啊4.jpg

在2.jpg

鲜鱼行学校的校长梁纪昌先生,呕心沥血,只为贫困家庭的子女得到一个正常的教育,在2002年退休之后接力重担,还把自己拍广告获得的6位数酬劳也全部捐献给了学校。

这所学校的学生家庭实在太困难,为此梁纪昌校长制定了补贴计划,

学生可以拿做好的功课从校长设立的食物银行换取食物回家,甚至可以拿好成绩换电器补贴家用。

开学了,校长的讲话里就鼓励学生要努力学习,英雄不问出处,将来一定要出人头地,希望大家立一个抱负:男儿立志出乡关,学业无成不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间处处是青山。

啊5.jpg

不一样的家访:

校长家访时,会安慰学生家长和学生,说自己以前就住这样的房间,

进入学生的“家”后,1.先给学生送一份小礼物;2.接着马上就问家长学生在哪里做功课;3.再问在哪里煮饭和吃饭;4.与家长聊孩子。

在聊孩子的过程中,校长首先会在家长面前夸奖孩子反应好,声音好;其次再与学生说如果不读书就浪费了,知道吗?再次就会问这个学生的成绩,班主任会如实回答,校长要么是鼓励再接再厉就么是一声叹气:可惜了。

不一样的贫富宴:

学校定期组织学生参加贫富宴活动,让学生体验有钱人和没钱人的生活区别。

学会抽签或由老师随机发放,抽中的同学享受有钱人的待遇,有饭吃有牛奶喝;抽不中的学生就吃两片白面包和凉开水,这个时候抽不中的学生就大喊抗议抗议。

活动中校长讲话:有些饥民饿到几乎捉蜘蛛蟑螂烧来吃,因为真的没有食物吃。

希望各位同学:第一,要珍惜资源,不要浪费物资;第二,校长希望你们用功读书,将来学有所成,用你们的知识去改善社会,令更多人有温饱的食物,所以你们要记住,你以前挨过穷,挨过两片白面包和白开水。

在3.jpg

 

不一样的思维观念:

梁纪昌校长说:社会底层人的志向和视野很窄,他们觉得天生天养,两餐温饱就可以了,读不成书就去学技术,甚至现在有学生家长会说读不好书就领取援助金。但他们也知道如果领取援助金就只会穷死一世,而视野导致生活只求得到,或者只求延续下一代,有点悲观的心态。

不一样的家庭:

1.余伟豪

啊8.jpg

就当校长拿着话筒,慷慨激昂地讲着为了以后吃上盒饭,要做怎样怎样的努力,抑或吃上盒饭以后,想着如何如何回馈只能吃面包的人,佘伟豪却坐在台下昏昏欲睡。

关于贫与富的大道理他听过好多,但在这个10岁孩子的心里,穷不过意味着当他想买球鞋,却只得到妈妈否定的回答“没钱”!

佘伟豪与妈妈,租住在一幢唐楼的其中一间,那是一间不足十平米的“劏房”,意指把一间房间分割成好几间,租金也会便宜点。

他从来没见过爸爸,也不知生父是谁。

记者问我们是干什么来的,他回答知道电视台来拍他,是“拍我的生活片段”,记者问为什么他答不知道。在饭店里这是基本像都不敢想的美食大餐,除了不停的吃就是努力的吃了。而他妈妈哭着说他从来没有超过一百块钱的玩具,现在只求社会更公平一点,对自己这样的人更有利一点,不用别人帮忙也会生活得很开心。

在4.jpg

 

啊10.jpg

佘伟豪知道读一年级了才知道家里很穷,因为连妈妈很多东西都不买,连一双新鞋都没有。他妈妈想让他去补习英语却没有钱。

与贫穷相伴相生的,还有事物的阴暗面。

佘伟豪妈妈犹记得以前租住一间劏房时,邻居都是瘾君子、黑社会和精神病。

有人床上洒满了摇头丸,动不动就要问她借钱买毒品;也有人拿着刀走来走去,红着眼睛盯着母子俩,下一秒或许就要砍人。

为了逃离这种恐怖的处境,她又带着儿子搬了好几次,可每次的情形,总是大同小异。

2.黄俊修

从越南来的香港,很多时候常常会想念自己的故乡。因为成绩很差,留了一年级。他说想故乡也不能回,因为回去了就会失去余伟豪这个好朋友。

有着越南血统的黄俊修读书与学习并没有人监督,他经常做的,也只是拿着父母所给的不多的零花钱,买点小玩意。

在5.jpg

 

3.黄嘉琪

三年级小姑娘黄嘉琪的妈妈,也是一个人带着一对儿女,她昼夜颠倒地做兼职,为了赚钱而付出长时间的体力劳动,也让她陪伴两个孩子的时间少得可怜。

一个乖巧听话努力上进的女孩。他妈妈说如果要培养成专业认识的话,暂时还没那么想。

或许正应了那句话: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这就是一个从实际问题出发的妈妈,一个在社会底层的妈妈的心声。

4.谭志泽

佘伟豪的好友兼同学谭志泽,一星期总有那么几天不得不寄住在别人家里。

他的爸爸是香港一名底层劳工,妈妈是内地人,每隔几个月,妈妈就需要回去续签,妈妈不在的时候,自己就在别人家过夜。

爸爸家暴妈妈,也家暴自己,打得自己流鼻血。而他的妈妈没三个月要回内地一趟,来补办证件。妈妈回内地了就寄宿在陈卓瑶家。

在6.jpg

“他打妈妈,打我,打到我满脸是血。”

有一次,被折磨到忍无可忍的妈妈,提了菜刀冲出来吼道,如果再打,“就砍你的头来烧烤”。从那以后,母子俩就离家出走了。

啊13.jpg

说这一切的时候,谭志泽没有看镜头,他悠然自得地画着蜡笔画,语气异常平静。

他知道英文最难,英文最重要,记者问为什么的时候,他回答因为去美国留学要用。

5.董汝峰

家里还有一个姐姐,平时姐弟两会在一张桌子上做作业。他说自己分不清d和b,不知道两头分哪边,还请记者别介意。

在7.jpg

 

▲董汝峰与姐姐

对于自己的成绩,董汝峰只说三个字:跟不上。

对朋友的评价:

佘伟豪是这样来评价黄俊修,董汝峰和谭志泽的:

黄俊修经常请我吃东西,我要多谢他。

董汝峰在我生气的时候不用一分钟就可以把我哄好。

谭志泽有时候好小气,我会同他说请你不要那么小气。

读书改变命运VS跨代贫穷

这群涉世未深的孩子们也许还不能够深刻地理解发生在自己生活中的一切。

在贫富宴上,校长的说辞似乎给了他们一个合理的解释——哦,原来我们会这样,是因为我们是“抽中面包”的小孩。

当然,在校长梁纪昌的心目中,学校最为重要的使命,就是帮助孩子们找到改变自身命运的那条路,鼓励他们向上流动。

“不论出身,大家一定要用功学习。”

“读书才是同学们改变命运的唯一出路。”

啊16.jpg

他时常到同学家中做家访,当看到有个同学一家与另外四家挤在一个小房间里,没有书桌,吃饭时五伙人搭伙,长叹了一口气。

可就算梁校长再怎么强调“读书改变命运”的口号,他也无奈地发现,这年头光喊口号根本毫无用处,跨代贫穷才日益成为常态。

从穷困家庭走出来的孩子,大多数都没能靠着读书改变命运,反而是坠落进更加深不见底的贫穷深渊,一代代传承下去。

啊19.jpg

穷孩子读书一定不努力吗?未必。

在片中,佘伟豪就是个当之无愧的小学霸,他的成绩在班里名列前茅,每当有记者来采访,他都能拿出成绩单,骄傲地说出名次。

啊20.jpg

可就算他学习怎么努力,成绩再怎样优秀,每当遇上和入学资质密切相关的课外活动,佘伟豪还是有可能因为交不起费用而缺席。

在香港这样一个国际都市,英语在升学与求职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佘伟豪英文一直不够好,仅靠学校所教也很有限,但母亲再焦急,也依旧拿不出给孩子补习英文的钱。

“外面上一节课要100元,真的拿不出来。”

可以说,家长的经济实力,从方方面面限制了孩子获得更好机会的可能性,而他们的文化背景与视野,也帮不到孩子分毫。

家人陪伴的缺失,家庭教育的缺位,反而为这个顽皮的孩子提供了过分“自由”的空间。

黄俊修对学业抱有无所谓的态度,觉得念得下去就念,念不下去就出来打工,最差最差还可以申请政府的综援,但用校长梁纪昌的话来说,一旦笃定这种想法就“完蛋”了。

那么这家人注定是“穷死一世”。

可跨代贫穷的愈演愈烈,却告诉人们,黄俊修的这种想法,或许正盛行在底层之中。

当年的一组数据显示,以领取食物援助的群体为例,有40%左右都是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折射出跨代贫穷现象的细枝末节。

啊啊1.jpg

 

从客观上来说,底层孩子缺少与更高阶层孩子竞争的经济、文化与人脉资源;从主观上来看,许多孩子也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读书改变命运,对于这些孩子来说,仅仅是听上去很美的一句口号,离现实很遥远。

相差几百公尺的起跑线

有意思的是,当被问及有钱人家的孩子应该过着怎样的生活,鲜鱼行学校的孩子,几乎都给出了想当然的答案。

到现在还分不清英文字母d和b的三年级学生董汝峰,就对着镜头感慨道:“当然是做有钱人好啦,有钱人就不用读书了。”

啊啊2.jpg

孩子的回答透着天真,也映射出一丝残酷。

这些“穷孩子”压根不清楚,自己已被拥有更优资源的“富孩子”碾压到何种程度。

无独有偶,在《子非鱼》展映前后,香港RTHK《穷富翁大作战》真人秀,就请到了一位富家千金到鲜鱼行学校做几日的交换生,交换过程中,恰好寄住在董汝峰家中。

近距离接触,也让“穷孩子”们深受震撼。

啊啊3.jpg

▲图片来源于《穷富翁大作战》第二季之《穷学生 富学生》

这个走进鲜鱼行学生中间的“白富美”叫Tiffany,父母都受过良好的教育,父亲更是某外资银行的高管,家境殷实。

当佘伟豪不得不因为经费问题连本地的学校旅行都缺席时,同龄的Tiffany已登顶过巴黎铁塔,去瑞士打过雪仗,下海洋亲过海豚。

啊啊4.jpg

当黄俊修趁着空闲时间到社区中心蹭电脑玩,享受着无人看管的自由时,Tiffany正忙于学习钢琴、舞蹈、唱歌,她年纪虽小,却已经有了一种“样样精通”的架势。

英文补习在Tiffany这里也不是问题,因为父母早已斥重金请来美国外教,每周有好几堂一对一的线上口语课。

和黄嘉琪妈妈对家庭教育感到茫然的态度不同,Tiffany的妈妈Cisy则有着清晰的养育目标——尽可能让孩子接触丰富的事物:“不提前给足了机会,孩子怎么知道自己将来喜欢做什么?”

不过我们可以想象的是,“让孩子都接触一遍”的背后,是雄厚的财力支撑。

临时到鲜鱼行学校交换的Tiffany,也的确没有辜负妈妈的期望,表现得异常优秀。

英文课上,董汝峰等一班同学呆呆地望着Tiffany用流利英文回答各种问题,在把嘴巴张成O型的同时,也暗中交流“你听清楚她说什么了吗”“没有,你呢”。

啊啊5.jpg

数学课上,Tiffany显得百无聊赖。

她偷偷告诉摄制组,这里的课程在她自己的学校——一所排名靠前的国际学校已经都教过了,而且老师跟他们说,掌握方法就行,具体的数据处理部分可以用计算器。

而在鲜鱼行学校,老师还在教学生如何一步步加减乘除,计算出各种结果。

啊啊6.jpg

对女儿的表现颇为满意的Cisy说,如果确实有起跑线,这里的孩子在一百公尺处,她相信Tiffany已经在两百或三百公尺了。

虽然听上去有些无情,但这就是现实。

啊啊7.jpg

孩子们或许还不能够理解这种差距意味着什么,只是玩作一团,在他们的世界里,对阶层等概念的理解还不清晰,来短暂交换的Tiffany是个可爱的玩伴,这就足够了。

在《子非鱼》的结尾里,佘伟豪背对着镜头,面向维港的水面背诵着一首叫《播种》的小诗,虔诚的声音回荡在这座城市的上空,仿佛映衬着它的繁华与希冀。

像佘伟豪这样的孩子也是有梦想的,比如想去美国留学,甚至想去哈佛念书。

而在《穷富翁大作战》的那档真人秀结尾,完成鲜鱼行学校交换的Tiffany则回到家中,打开电脑,用流畅的英文写下了感悟:

“我认识到自己是个幸运的女孩……我有很好的父母,有舒适的生活……将来我希望能多多帮助底层人士,捐款给慈善机构……”

 

啊啊8.jpg

 

无论是佘伟豪还是Tiffany,在孩子们心中,都懵懂地坚信着目标一定会实现,未来在他们眼前平整地铺开,仿佛并无差别。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杭州女子穿拖鞋驾车致五人死亡多人受伤

    杭州女子穿拖鞋驾车致五人死亡多人受伤

  • 党内初选压倒性胜出,韩国瑜:只感到无

    党内初选压倒性胜出,韩国瑜:只感到无

  • 美国经济或正在出局,多个部门开始紧急

    美国经济或正在出局,多个部门开始紧急

  • 罗永浩:锤子手机比索尼、夏普、微软、

    罗永浩:锤子手机比索尼、夏普、微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