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母亲在我家去世,成弟弟要挟砝码:妈没帮我带过孩子,你请假来带

作者:admin 2019-05-18 我要评论

1.弟媳的要求 简西最近揪心烦恼,夜不能寐。 更深人静,她在茫然之际,想起艰难处境,脑子里总盘旋两个词:兵荒马乱,鸡飞狗跳。 事情发生在一个月前。 那天,弟...

1.弟媳的要求

简西最近揪心烦恼,夜不能寐。

更深人静,她在茫然之际,想起艰难处境,脑子里总盘旋两个词:兵荒马乱,鸡飞狗跳。

事情发生在一个月前。

那天,弟弟简南来电,接通后却支支吾吾,末了干脆把电话给了妻子秦璐。

秦璐倒是痛快:“姐,你请假,来帮我照顾孩子!”

正是深夜,简西突然有很强烈的不真实感,一时以为自己在做梦:“秦璐,你说什么?”

“姐姐,我实在忙不过来,所以你要帮我照看孩子,我是说,你暂时请假吧。”秦璐的语调顿挫有致,是将将好的分寸,既显得坚决,又不失柔和,将她的心意准确无误表达出来——

虽然很抱歉,但是意思就是这么个意思,我只是来传达一下,并不为了跟你商量。

简西生气起来,心咣咣乱跳,但她尽量让语气平静:“孩子怎么了?”

“你知道的,小的出生以来总生病,老要上医院。大妞也还小,可我现在完全顾不上她。”秦璐开始打温情牌:“姐,你不知道大妞多可怜,都没人顾得上理她,你帮帮我们,毕竟大妞只有你一个姑姑。”

“简南呢,不帮忙?”

“他要工作。再说最近他已经累到极限。”

“你妈妈呢?能不能过来照顾些时候?”

“我妈也有自己的孙子要管,再说她在广州我哥家呢,又不认识字,我不放心她独自坐车回来。”

“我跟爸沟通过,他随时准备帮你照看孩子。接送妞妞上幼儿园他还是可以的。”简西心里烦躁,只想快点结束这通电话,她好睡觉,最近单位太忙,白天的工作已经耗尽她的精力。

“你爸不行。他连个人卫生都搞不好,来了我还得照顾他!”秦璐的声线终于打破平静,拔高了好几个分贝。

这话令简西无语,“你爸”,可不就是“你爸”嘛,老爷子前段时间重找了个老伴,并且对方也有子有孙,简南为此闹了多次,老人都没肯让步,从此后秦璐对公公就嫌弃到了几乎憎恶的地步,怎么可能接受同在一个屋檐下?

总之,秦璐此番,吃定了她简西就是了。

她沉默。

她的沉默是毫不掩饰的,长久而冷,可秦璐完全耐得住,她在电话对面安静地等。

终于简西说话:“可是秦璐,我现在工作很忙,公司不会同意我请长假。”

“姐,妈走得早,你长姐如母,为了侄儿,多少牺牲点吧。工作没了可以再找,两个孩子可是你家血脉。”

“我这个年龄,丢了工作,哪里去找?”

秦璐开始冷笑:“你工作没了,还有姐夫呢,日子难道会过不下去?你不过是舍不得这份收入罢了。姐,别说那么多了,就一句话,你肯不肯?不肯的话,孩子从此没有你这个姑姑。”

旁边的老公偏了脑袋贴着话筒,本是开玩笑偷听,听到这里,冷不防气得七窍生烟,伸手把电话抢过来掐断:“她是不是坐月子坐出问题来了?!都异想天开什么呢?睡觉!”

2.朋友的意见

夜深了,老公鼾声颇有节奏,远处汽车划过路面扯出袅袅余音,衬得夜色静谧,简西却睡不着了。

在老公看来,秦璐跋扈到不可思议,简西却知道其中缘故,那是因为妈妈。

几年前,妈妈在简西家突发心脏病,去世前,老人一直在帮她照顾女儿心怡。她是最好的外婆,可做为奶奶,别说照顾孙女了,妞妞连她的面都没见过。

这样的落差,使简南夫妻生了心结,天长日久,疙瘩没能解开,反而酝酿出一种微妙情绪,这情绪只在姐弟之间传递,那就是,简西既是元凶,更是既得利益者。

她大大咧咧享受妈的照料那么些年,继而又害得孩子们没了奶奶。她于是欠下了弟弟一笔巨债,需要用下半生慢慢偿还。

毕竟妈妈,可不是她简西一个人的。

简西一夜无眠,大清早又收到秦璐的微信。

秦璐文采了得,控诉与泣诉双管齐下,简西看完,握着手机发了好一会呆,突然怀疑自己真的有些铁石心肠。

她需要求证,于是把聊天界面截了图,发到一个微信群里,这个群里人不多,只三五个,都是平时最好的朋友。

“大家帮我看看,我该不该生气。我想知道,到底是我心狠,还是我弟媳过分?”她说。

很快,回复来了。

卷怀山庄主人:姑姑照顾侄子天经地义,侄儿可跟你姓一个姓呢!你女儿都不姓简(笑脸)!如果是因为工作忙,大家商量着办呗,别生气

甜不辣:哇塞,感觉你弟媳有点小强势嘛!

面朝大海:@卷怀山庄主人 我同意你的观点,我和老婆不在家时,孩子都是直接丢给我姐,我姐给照顾的不要太好,毕竟那是她的侄儿!一脉相承!

兰蔻夫人:弟媳这样,也是因为信得过你嘛

蛇蝎小猫咪:抱抱,我理解你,太伤人了,这是把你当保姆使唤呢!

简西看得更生气,虽然也有人站在她的立场,但居然不是主流观点。她这才知道自己主意早定,求证不过是图个心理安慰。

侄儿侄女很好,值得疼爱,但她对所谓的家族姓氏没有执念,并不觉得一个“简”字就可以让她奋不顾身。

为了照顾别人的孩子而放弃工作,她自问没有这般雅量,即使那个别人是亲弟弟。

工作在案头堆成一座小山,不由得她往下继续细想,她叹了口气,回了微信给秦璐。

“对不起,请假或者辞职的事情我真的做不到,我知道你确实辛苦,要不我们回头坐下来好好商量一下吧?总会有办法。”

她苦笑,这从何说起呢?怎么就混到被人盯上,成为合适的老妈子人选了?

微信石沉大海,秦璐从此再没有半个字来。

简西有些不安,但她既然想表示鲜明态度,也不好再去深究,只希望时间可以让一切好起来。

3.飞来横祸

简西再接到简南电话时,猛听到弟弟在嘶吼:“姐!姐!妞妞被车撞了!”

那是简西从未听到过的绝望,她一度觉得对方是个陌生人,打错了电话。可确认之后,她懵了,耳朵嗡嗡作响,手脚即刻冰凉。

五岁的妞妞,怎能禁得起汽车的撞击?她绝望地想,妞妞会不会被撞成一捧血肉?她那小小的柔软的身体现在还在吗?

刹那间,各种血腥画面纷纷往脑子里拥挤,叫她躲也躲不过。

“妞妞呢?妞妞现在怎么样啊?”她抢声问,嗓子涩疼,泪水哗哗得全不受控制。

电话却被秦璐抢去:“自在日子过得好吗?现在你开心了吧?简西,妞妞要是有什么不好,我这辈子跟你没完!”

诛心之后,秦璐扔了电话,简西只听得对面一团乱,各种人声,长的呼喊,短的哽咽,无限放大的嘈杂,生生要撕裂了她。

她这才知道,这所谓的“别人家的小孩”,在她心中,竟是这样重要。

简西挣命似地奔到医院,却抢在了救护车之前,热锅上蚂蚁似地转了好一阵,她才看见简南双手托着妞妞,飞奔进了急诊大厅。

妞妞苍白小脸,紧闭着嘴巴被放上担架,见着简西,竟扯出个笑脸:“姑姑,别哭。”

简西哭得更厉害:“姑姑不哭,妞妞疼吗?”

妞妞大人似地叹口气:“现在腿是麻的。爸爸妈妈说,我的腿可能是断了。”

妞妞的右大腿真的断了,并且有轻微的内脏破损。

当时简南把车停到路边,到后备箱取东西,妞妞屁颠颠跟过去,一辆车就突然失了方向追尾上来,对方接连刹车,却还是把妞妞夹在了车头车尾之间。

说来还是万幸,如果那辆车再往前几寸,妞妞的小身体就真的会被挤扁。

简西不知道是庆幸还是害怕,在急诊室外哭得不能自抑。

在妞妞被送进ICU,亲属一周才能探视五分钟之后,秦璐的精神崩溃了。

她还没出月子,月子其实坐得也是人仰马翻。

儿子满身湿疹,夜夜啼哭,她吃不好睡不好,身体受损不说,脾气一大,和简南成天争吵,这就更是雪上加霜。再加上这场车祸,终于彻底摧垮了她紧绷的神经。

被她冷落这么久的妞妞,出了车祸,连见都见不着。

她的性格,本来就偏神经质,到这里终于承受不住。

二宝出生前,她打电话给妈妈,妈在那头期期艾艾,其实,哪里是她不放心妈妈自己坐车回家,明明是妈妈言下之意,不想回来。

她于是只能将希望放在简西身上,认为简西享受了婆婆那么多年的照顾,眼下就算是还债,也该同意来照料两个孩子。更别提血缘,那可是亲姑姑呢!

可亲妈和亲姑姑,都拒绝了这束手无策的一家子。所有的担子,都得她和简南自己硬着头皮扛。

可简南还得工作,来哺这嗷嗷的三张口。

那天是周末,难得二宝不哭闹,简南想让秦璐多睡会,带着妞妞去加班,结果就天降大祸。

秦璐又悔又恨,悔的是自己,恨的是妈和简西。妈不在眼前,于是她将所有的恨,沉甸甸地落实在了简西头上。

精神错乱的秦璐,日常就只两桩,找妞妞,怼简西。

简西只要出现,势必就会被赶得到处乱跑,疯魔了的秦璐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恨这个人,她费解,但不费思量,放飞心情,想打就打想骂就骂。

苦了简西。

4.生活之沉重

妞妞总算跑赢死神,回了家。接下来的陪护,就毫无意外地落在了简西身上。

她请假,老板匪夷所思,哪有人为了照顾侄儿而放弃工作,放弃责任的?

“简西,你是主管,说走就走,工作怎么办?!”老板暴跳之后,不说批假,也不说辞退,气乎乎地没了消息。

可妞妞腿不便,又是女孩,爸自然不方便前来照料。简南又不能放弃工作,那关乎着各种医药费奶粉费纸尿裤费。他分身乏术,这桩事情,放眼看去,哪里还有人比简西更合适。

人生无奈,有时候选择不必亲力亲为,老天自有安排。

并且到这时,简西才发现,自己真的有见鬼的自责,真的会见鬼地忌惮可畏人言。

简西还是辞了职,住进简南家,陷入了高强度的忙乱中。

虽然老爸也会过来搭把手,可他年纪既大,对着女娃娃和奶娃娃,又完全不知道何处下手,根本是添乱多于帮忙,不久就被简西劝回了家。

简西彻底成了孤军。

这一天,两个孩子睡着,简西在床边枯坐。难得一点闲暇,她累得竟连思想都成了虚无,没法去思考更深层次的东西。比如她自己的家庭和未来。

这时女儿心怡来了,踮着脚尖走进房间。心怡初三,学习紧张,她有好些天没见着妈妈了。偎进熟悉的怀抱,小姑娘看上去,是说不出的委屈。

“想妈妈了?”简西亲亲她的额头。

心怡看看妈妈,又看看床上的妞妞,小声说:“不想。”说着眼圈就红了。

老公叶平也过来,用手在简西头上一摸,轻声说:“女神,瘦了。”

简西笑:“才几天没见。”

叶平很严肃:“所以说,你真的太辛苦了,该回家了。”

简南在旁脸色一变,为姐夫端来的茶水都没力气递上,颓然坐下。

简西给叶平使了个眼色,叶平回避,他扭头,更严肃地瞅了一会简南,问:“简南,你不准备送秦璐去治疗吗?”

简南不抬头:“去看了医生,医生都说秦璐的病不严重,没有太大的暴力倾向,只要不受刺激,可以在家里慢慢恢复。”

叶平失笑:“是啊,她也不过是打骂你姐几下,倒并没有用刀砍。”

简南红了脸,不知是恼怒还是惭愧,他急眉赤眼地回嘴,“她现在只要不和姐姐见面,都很正常的好不好?”

“那你的意思是,打算一辈子租房子把秦璐养在外面,而把你姐永远扣在你家?”叶平有些薄怒。

“暂时,暂时而已。”简南低语,倒象是在和自己对话。

叶平不放过他,继续问:“你就没有想过,积极治疗秦璐,同时请人来照看孩子?或者跟秦璐妈妈商量,让她回来?”

简南摇头:“她妈妈回来看了一眼,哭了几场,还不是去了广州?至于请人,姐姐知道的,人难找,来了三个走了三个。如果高价请,我又请不起。”

叶平说:“我们可以借给你。”

简南笑:“姐姐没了工作,你一个人的工资,能借多少给我?”

叶平郁闷至极:“你就不能去外面再借借看?你也知道说,这一摊子事请人都请不到,那你有没有考虑过你姐的付出,你怎么就能这么心安理得地盘剥姐姐呢?”

简南低头想了好久:“姐,我明天就去凑钱,先把秦璐送去治疗,后面的事情慢慢再想办法。我知道,这次我欠你太多,但是,妈走了,爸......爸老了,我只有你一个姐姐,我只有你可以指望。”

他站起来,对着简西一家人深深鞠躬,一迭连声地道歉,声音却哽在喉咙里变了调。

简西心里暗叹,就算妈还活着,妈也会老,这并不是什么好理由。可她替简南想来想去,好像真的是没有更好的出路。

她纳闷,人活着都不容易是没错,可为什么简南的不容易,却转嫁成她简西的暗无天日呢?

不敢细想,细想下去,只觉得姐弟俩山穷水尽,再不会见着柳暗花明。

“简南,一个月,我再帮你一个月,心怡也是关键时刻,她又怎么少得了妈妈?”

叶平把眼睛用力闭闭,到嘴边的话一串串忍下去,他忍得差点心梗,索性带着女儿回家,眼不见心不烦。

只是简西,哎,简西啊。。。

5.秦璐归来

秦璐被送进医院二十来天,就又被接了回来。

“她的病真的不重,医生连床位都不愿意给。”简南说。

“秦璐还想回来看看孩子。”简南又说。

简西想到被追打的经历,心中立刻两难。同意不合适,不同意,似乎也不合适,毕竟那是两个娃的亲妈,她哪来的立场不同意?

“也的确是有些日子了,秦璐真的恢复好了?”她问。

“真的,秦璐只是一时受了刺激,现在完全是正常人。”

“也好吧,”简西想,如果秦璐真的能回来照顾孩子了---虽然希望不大,那么万一呢?万一她真的好透了,自己总算也可以松口气。

“回来吧。”她点头。

秦璐是带着伤回来的,被隔离的日子里,她极度懊悔,极度思念两个孩子,却连门都跨不出一步,因此走投无路,几度自残。

不怪简南狠不下心,谁又能狠得下这心?她的痛苦那么重,看上去又完全是正常人的痛苦。她人畜无害,思维正常,只是可怜,无比可怜。

终于可以回家,秦璐看起来是小心翼翼,略带些讨好模样的。

她的道歉多到有些过分,她在简西身畔周匝缠绕,想帮一切能帮和不能帮的忙。

她开始买菜做饭,打扫卫生,在简西同意的安全距离之外做最温柔的母亲。

事实好像证明,当时她的失常,不过是柔弱女人被打击后的应激反应,只是太过心碎太过伤痛而已。

简南买了很多菜,秦璐掌勺,大家开开心心吃饭。

“姐,秦璐现在多好,对不对?”趁秦璐进厨房,他问简西。

简西尝着美味的竹笋炖肉,笑咪咪地点头:“别说,秦璐照看起孩子来,看着比我可轻松多了,到底是亲妈,手熟!”

两人笑,简南说:“是妞妞最近恢复得好,自己能坐起来,二宝生活又有了规律,这才轻松些,大苦头,姐姐都替我们吃在前面了。”

简西心里一热,泪都差点出来,忍了忍,她接着说:“那么我可以放心回家了,你务必再努力找找,请一个帮忙料理家务的阿姨来,秦璐好专心照顾孩子。这之前,你要懂得替她分担。”

简南笑,点头:“姐姐这段日子辛苦了,我都记在心里。你放心,我有朋友开了家公司,想要我过去,我提了条件,他答应提前预支两个月假期和两万块钱给我,看吧,你弟弟还有不错的市场!这样一来,我可以定定心心把眼前的困难顶过去。姐姐吃菜!”

简西满足地叹口气:“那最好,那我明天可就回家啦!我想死我闺女了。唉呀终于可以睡个安生觉!”

话音未落,一声脆响,回头看去,秦璐脸色苍白地站在厨房外,手中端的不知是什么菜,已经摔了一地汤汤水水。

秦璐笑笑,赶紧打扫:“我这手真是不稳,该打。”

6.不如归去

简西整理自己衣物,窗外阳光灿烂,是最好的春光。

正收拾着,她听见门有轻微响动,却又不象是风。一扭头,冷不防见秦璐拿着个锤子扑过来。

简西吓得魂飞,下意识一让,没让得过,锤子落到肩上,她顿时感到胳膊象是被卸。张开嘴,她大声呼喊:“叶平,救命!”

叶平正在楼下抽烟,二楼简南家的声音一传出来,路人驻足,他则象弹簧似地弹出去,直奔二楼,一通连环脚,踹开了简南家的门。

只见秦璐正掂着锤子奋勇追击简西,嘴里直嚷:“回什么家!叫你回家!”

被叶平扭住手腕,她动弹不得,竟又悲从中来:“一个都不帮我,全都不要我!”

她哭得没完没了,简西懒得理,一个电话给简南,叫他立刻回家。

叶平暴躁,脱了外套露出大花臂,要揍简南,被简西拦住,示意她自己来。

“简南,我问你,秦璐真的进过医院吗?”

简南低头不语,许久之后,简西不敢相信也只得相信,她连连冷笑:“很好!我居然才想明白。”

叶平两头看看,明白过来,气得眼里要冒火,奈何一只手被简西紧攥,那手冰凉微颤,像是死命从他这里求些暖气,他不忍挣脱。

“简南,我尽力了,你看见的。你难,可人活着谁都不容易,你成年很久,不能只想着依靠姐姐。我太累,要回家去了。”

“姐,秦璐又变成这样,你不能走啊,一走就要了我的命。”

简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水深火热付出这么久,弟弟到了这种时候,仍然只想到他自己。

“秦璐会变成这样你心里比谁都清楚,你根本没打算让我回家。”简西将心中最后一个关节想通。“谁走都不会要了你的命。天塌下来你都会活下去。你不过是仗着我对你有亲情,你就只会欺负我。”

“姐,说的什么话?我哪有故意欺负你?我求你帮我而已。这些天来,我不是处处听你话吗?”

“那你以后可以不用再听话了,简南。你觉得我不明白你心里想什么吗?我明白的。你想什么我都可以接受,因为我疼我的弟弟。一家人,我求你也念在亲情份上,给我留点余地吧!”简西说不下去,她崩溃痛哭,肩上的疼赛不过心里的疼。

简南突然不耐烦起来:“姐,你别委屈,妈照顾你们家十年,把命都丢在你那里。你才在我家几个月,你究竟有什么好委屈的?!”

简南话没说完,就挨了一脚,然后又挨了一耳光。

一脚是叶平飞过来的,一耳光,则来自另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暴雨袭击西班牙 汽车集体“泡澡”画面

    暴雨袭击西班牙 汽车集体“泡澡”画面

  • 温州永嘉一重大刑事案犯罪嫌疑人潜逃,

    温州永嘉一重大刑事案犯罪嫌疑人潜逃,

  • 驾驶员路口酣睡不醒 交警赶到后发现竟

    驾驶员路口酣睡不醒 交警赶到后发现竟

  • 年轻人顶不住,西班牙男篮还有这位定海

    年轻人顶不住,西班牙男篮还有这位定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