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伊斯兰国”死而不僵

作者:admin 2019-09-08 我要评论

2016年角逐美国总统宝座时,特朗普把彻底消灭伊斯兰国(IS)作为施政纲领之一。3年过去,以美国为首的国际联军通过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军事打击收复了被IS侵占的...

2016年角逐美国总统宝座时,特朗普把“彻底消灭‘伊斯兰国’(IS)”作为施政纲领之一。3年过去,以美国为首的国际联军通过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军事打击收复了被IS侵占的大片土地,特朗普也在今年3月宣称,打击IS的行动取得全面胜利。

然而,真实情况远比官方辞令复杂。一方面,自从2017年丢失“首都”叙利亚拉卡以来,“伊斯兰国”的核心力量遭到了显著削弱;另一方面,放眼世界各地,IS在许多国家和地区依然活跃甚至处于上升期,表现出较强的适应性和战略规划能力。

近段时间以来的媒体报道、第三方独立分析乃至美国国防部的内部评估都指向同样的结论:这个恐怖组织依然有可能死灰复燃,对更广大地区的安全构成潜在威胁。

五角大楼批美国撤军太快

在鼎盛时期,“伊斯兰国”的重要城市包括拉卡及伊拉克的摩苏尔和费卢杰。美国兰德公司提供的数据显示,2014年,IS在伊叙两国一度控制了超过10万平方公里土地和1100万人口。以这片区域为老巢,该组织不断向全球输出武装分子和极端思想。

时过境迁,如今的IS在中东不再拥有稳定的统治区域,但这不意味着它在曾经染指的地方没有影响力。今年8月,五角大楼的一份报告指出,美国政府从叙利亚撤军的决定太过仓促,可能导致IS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死灰复燃。虽然这个组织没有以前那么强大,但它依然能够赚钱并招募人员。五角大楼估计,目前仍有1.4万至1.8万名IS作战人员,他们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实施自杀式袭击、暗杀、焚烧农田和伏击等活动。

美国留下的权力真空让极端分子重新集结。有人担心,IS可能在叙利亚Al-Hol难民营中潜伏,那里有多达7万人生活在恶劣环境中。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网站称,不少曾加入IS的外国武装分子及其亲属被安置在那里,该组织很容易就地招募人员。

即便没有“国家机器”,IS依然可以通过勒索、敲诈,乃至从战乱地区重建工程中获得现金流。虽然IS的收入低于巅峰期,但中东诸国薄弱的监管机制令其财务状况难以被评估。

五角大楼的报告还提到,有迹象表明,IS在伊拉克山区建立了庇护所,造成大量平民流离失所。他们还试图削弱地方政府的稳定,通过暗杀政府官员增加平民对政府的不信任。

伊拉克安全部队始终缺乏必要的能力抵御IS的渗透,政府部队也无法进入更倾向于支持IS的农村地区。五角大楼警告说,未来几个月,伊拉克可能爆发重大叛乱。

阿富汗或是下一个大本营

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受挫后,“伊斯兰国”的战略重心有向阿富汗倾斜的趋势,有意与当地的塔利班争夺“老大”地位。据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报道,IS的分支机构“呼罗珊”频频发动针对平民的袭击,最近一次是8月中旬在喀布尔实施自杀式爆炸,致60余人死亡。

联合国估计,IS在阿富汗有2000至4000名战斗人员,并在招募新人方面与塔利班竞争。由于塔利班希望自身合法化,许多塔利班士兵转投IS,以满足对“圣战”的渴望。

越来越多的安全专家警告说,“呼罗珊”是对西方国家的严重威胁。美国“战争研究所”主任詹妮弗·卡法雷拉告诉美国“商业内幕”网站,应严防IS利用阿富汗发动恐怖袭击,实施对外攻击是IS的天性,IS利用国外的控制区推动这一目标实现。

“呼罗珊”与该地区的其他极端主义组织也有联系。美国西点军校反恐中心的专家阿米拉·贾顿说,“呼罗珊”与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其他激进组织互动频繁,这些组织为前者提供了意识形态、后勤和作战支持,帮助IS扩大了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影响力。有时,“呼罗珊”还会与当地的极端组织与恐怖分子“组团”实施不法活动。

加紧向非洲和东南亚渗透

“化整为零”和更深入广泛的“国际化”,都是“伊斯兰国”应对外部威胁的策略。在非洲,它设立了主要分支机构,该机构自称“伊斯兰国西非省”(ISWAP),是2016年从尼日利亚恐怖组织“博科圣地”中分裂出去的。

ISWAP约有3500至5000名成员,得到来自IS总部的援助。“国际危机组织”发布的调查报告称,IS为ISWAP提供人员和技术支持,并声称“ISWAP的目标(尼日利亚政府和军队)也是我们的目标”。值得注意的是,ISWAP拥有比较突出的“民意基础”,在政府无法为平民提供良好公共服务的地方,该组织往往乘虚而入,扮演“影子政府”。

在索马里,“伊斯兰国”从2018年开始扩张。美国西点军校反恐中心称,虽然报道称索马里的IS分子只有几百人,但它从基地组织支持的“青年党”手中抢走了不少资源。

2018年,IS在索马里进行了66次行动,比此前两年的总和都多。该组织的触角深入该国首都摩加迪沙。来自美国司法部的消息称,2019年年初,一名受极端思想影响的美国公民计划前往索马里,当地的IS在此人被拘捕前将他接走。虽然不清楚索马里的“伊斯兰国”势力能否突破“青年党”的阻挠继续扩张,但其取得的“战果”令人担忧。

另外,“伊斯兰国”在菲律宾的一些地区也取得了进展。菲律宾的棉兰老岛链被IS视为辖区。马尼拉政府屡次宣称该组织在菲律宾被击败,但2019年1月,IS对一处教会实施了爆炸袭击。菲律宾和平、暴力和恐怖主义研究所主席罗默尔·班乐义告诉《纽约时报》:“IS的资金已流入菲律宾,他们正在招募战斗人员。”

缺乏管理的土地是IS发展的温床。“伊斯兰国”还声称在利比亚、埃及、也门、沙特、阿尔及利亚、突尼斯、布基纳法索有分支机构。好消息是,截至2019年年中,它在这些国家的存在感比在叙利亚和阿富汗等地薄弱得多。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美反垄断调查升级 谷歌、脸书、苹果和

    美反垄断调查升级 谷歌、脸书、苹果和

  • 限速100时速190 浙江警方查获一“飞车

    限速100时速190 浙江警方查获一“飞车

  • 本是俄罗斯世敌,为何安倍晋三执意支持

    本是俄罗斯世敌,为何安倍晋三执意支持

  • 银保监处罚奔驰金融80万,违规金融服务

    银保监处罚奔驰金融80万,违规金融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