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成也财阀,败也财阀!韩国生育率0.76,再创新低

作者:admin 2019-09-03 我要评论

作为韩国首都也是最大城市的首尔,2019上半年生育率仅为0.76,完全成了一个人口黑洞。 在财阀织成的这张大网中,韩国小企业和年轻人逐渐失去了机会和希望。 这个...

作为韩国首都也是最大城市的首尔,2019上半年生育率仅为0.76,完全成了一个人口黑洞。

在财阀织成的这张大网中,韩国小企业和年轻人逐渐失去了机会和希望。

这个国家的大财阀们,一边充当国家经济发动机,一边却正在扼杀民族的未来,自以为能掌控一切的他们远未意识到,民族危亡就在不久的未来。

成也财阀,败也财阀!韩国生育率0.76,再创新低

 

 

8月28日,韩国统计厅发布的《2018年出生统计》(确定版)显示:韩国新生儿童数量降低到了1970年来的最低值,合计生育率更是仅为0.98,即平均一名女子终生生产不足1名子女。

韩国媒体惊呼,韩国已经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出生率进入“零时代”的国家。

成也财阀,败也财阀!韩国生育率0.76,再创新低

 

 

有韩国媒体在街头采访,被采访的年轻女性纷纷表示,经济原因只是主要原因之一,此外还有:

育儿假缺失,在韩国,除了少数大企业和公务员外,很多企业都没有育儿假;

女性如果生完孩子再出来找工作,很多公司会告诉你已经没有合适的岗位了;

父母如果都上班就需要找育儿保姆,而多数刚生了孩子的女性至少一两年内无法工作,对于工薪阶层,这是个艰难的决定……

城市化的逼仄

正常情况下,育龄在25-30岁年轻妇女的生育率应该比35-40岁妇女生育率高三倍,而韩国目前的情况是:2018年,该国育龄期妇女比中年妇女的生育率更低。

作为韩国首都也是最大城市的首尔,2019上半年生育率更是仅为0.76,完全成为了一个人口黑洞,如果不是其他地方的年轻人源源不断来到这里,首尔早已是个濒临死亡的城市了。

韩国专家也跑出来说,这样下去韩国五年内就会进入人口减少期,然后快速下降,简单拿出纸笔算一算,每两个韩国人变成一个,生一代人30年,韩国人平均寿命80岁,不用300年,韩国人就会自然灭绝了,人都没有,国家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其实不用等到彻底灭绝,只要人口下降到一定数量,一个国家的运转就无法持续了。

那么,韩国的生育率怎么就滑落到如此凄惨的境地了呢?

众所周知,城市化是近代工业化演进的必然结果,作为同处儒家文化圈的韩国,城市化的过程,实际上意味着打破原有的乡村结构,民众不再依赖宗族乡亲,而是社会和政府。

也就是说,城市化完成后的韩国,老百姓无论是日常生活,还是养老看病救灾,都能够靠市场力量或者政府力量完成,于是,家庭单元从大家族逐渐变成小家庭,然后再变成单身一族。

关于城市化导致生育率下降,在之前的文章里边,笔者做过多次论述,这里不再做过多赘述。

一份来自美国的生育率统计数据也显示,住独栋建筑的家庭生育率,要远远高于住在公寓里的家庭。这也很好理解,毕竟孩子多总要房子面积够大才有地方住,公寓的逼仄让人和人之间太过拥挤,远远望去的大厦密密麻麻的窗口,像极了工蜂住的蜂巢,在这样逼仄的环境里,生孩子的欲望会被狠狠压制。

成也财阀,败也财阀!韩国生育率0.76,再创新低

 

 

▲香港维多利亚湾单价大几十万的豪宅,你觉得住在这里面,有生孩子的欲望吗?

韩国奇葩的经济结构

除了城市化,韩国的出生率还深深地受到了该国经济结构的影响。

二战后的韩国国小民穷,亟需振兴经济,政府举全国之力重点扶持了几个大企业,也就是我们说的集中力量办大事。

这些被举国扶持起来的大财团,在韩国经济腾飞也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可以说韩国成为准发达国家,他们的功劳很大。

20世纪60年代,在朴正熙主导下的韩国,确定了出口导向和重工业立国的政策,石化,钢铁,造船等行业都在这个年代蓬勃发展,在短时间内就具备了跟国际竞争的实力。

也正因如此,有钱有资源有关税保护的韩国财阀迅速做大,在国内几无敌手的他们,通过不断地并购扩张,最终渗透到韩国的方方面面,韩国从“有财阀的国家”变成了“有国家的财阀”。

比香港拥有四大家族更甚的是,韩国基本可以说是属于三星,LG,SK和现代这四家财阀的 ,他们拥有的资产,是韩国总资产的四分之一,销售额占到韩国企业总销售额的20%以上。

成也财阀,败也财阀!韩国生育率0.76,再创新低

 

 

一个韩国人从出生到死亡,没有一个环节能摆脱这些大企业,一辈子不管做啥,钱都流入这些企业的腰包。

而当财阀控制经济和社会之后,控制政治也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韩国总统没有一个有好结果,就是这种畸形政商关系的结果。

在韩国,政客扮演的是财阀马仔的角色,韩国的小企业根本不可能在这样的财阀勾结下壮大,唯一的出路就是加入这些大企业,普通人的生存空间更是被这些大企业压缩到了很小的空间里。

韩国官方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财阀企业利润大涨54%,在全国所有企业中占比达到40%,但是,财阀企业数量只有全国企业的0.2%,也就是说,在韩国,利润增长已经成为少数企业的事,完全不能转化为就业机会和工资提高。

成也财阀,败也财阀!韩国生育率0.76,再创新低

 

 

不信你看这30年来,韩国出现过什么新的创新企业明星吗?一个都没有,对不对?

在韩国,一个年轻人,只有进入财阀控制的大企业,才能拿到不错的薪水;而能进入大企业的年轻人,只占每年大学毕业生的3%,另外97%的年轻人的工资水平就十分堪忧了。

而从学历门槛上来说,想要进入这些大企业,你必须得是韩国几所顶尖大学的毕业生,比如人们熟知的“SKY”高校:首尔大学,高丽大学和延世大学。

成也财阀,败也财阀!韩国生育率0.76,再创新低

 

 

生活如此重压,活着都需要竭尽全力,哪还有意愿去生孩子呢?

补习率越高,生育率越低

在长时间研究经济现象和生育率关系的时候,我惊奇地发现了一个关键性指标:补习率。

一般而言,补习率同生育率成反比,也就是说,一个经济体的民众,对补习的热衷程度越高,疯狂指数越高,它的生育率就越低。

相比执着子女教育的中国大陆,韩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里的大学更难考,学生辛苦程度更高,补习更是早已成为韩国学生的梦魇。

那么,韩国的补习率有多高呢?

来自政府的数据是70%,也就是说七成韩国学生有过补习经历。很自然地,补习在韩国也成为了一个重要产业,去年补习业年总收入更是高达180亿美元,相当于全国家庭总收入的两成。

可能这个大数字大家看了没感觉,那我们就更加具体一点。

韩国小学生每个月花在英语补习上的费用是:800人民币。请注意,这是全国平均数字。

为什么补习如此疯狂?因为上升通道狭窄,因为成年人生活艰难。

而现今的东亚地区,要么喜欢大政府主导,要么搞土地管制,这些地区的补习之风一个比一个强。

相应的,他们的生育率,也是一个比一个低。

无论是中国台湾,中国香港,还是东京,新加坡,都呈现出一幅少子化老龄化的社会形态。我做了个图,大家可以对比下东亚地区大城市的生育率水平:

成也财阀,败也财阀!韩国生育率0.76,再创新低

 

 

惨不惨?基本没有超过1.2的。

一般来说,人口的替代率是2.1,上述大城市倘若没有外来人口补充,早已成为白发苍苍的老人之城。

更让人担忧的是,能给他们补充人口的广大乡村,原有的人口结构也在崩塌之中——乡村的年轻人,都陆陆续续去了大城市,去了大城市的他们,生育率同样低到惨不忍睹。

这真是一个囚徒困境,不去大城市没前途没发展,去了大城市就不再繁育后代。大城市像一个人口黑洞,不断吞噬着一个国家的人口资源。

正所谓,世间哪有双全法,既当工蜂又生娃,目前地球上似乎还没出现这种物种。

说回韩国,这个国家的大财阀们,一边充当国家经济发动机,一边却正在扼杀民族的未来,自以为能掌控一切的他们远未意识到,民族危亡就在不久的未来。

而这对他们来说,同样是灭顶之灾,很难想象,一个普通人没有后代,只有财阀有后代的韩国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大班冰皮月饼遭退回,厂房内有多个泡沫

    大班冰皮月饼遭退回,厂房内有多个泡沫

  • 丽江“反杀”案死者家属:若对方被判定

    丽江“反杀”案死者家属:若对方被判定

  • 财政部公布2018全国彩票情况:逾期未兑

    财政部公布2018全国彩票情况:逾期未兑

  • 吉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李向东投案,曾与

    吉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李向东投案,曾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