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即时配送员“一马双跨”的背后

作者:admin 2019-08-27 我要评论

近日,北京商报记者发现部分即时配送人员身兼数职的现象较为普遍。目前,各大平台依旧是以低成本招募散兵的方式扩充配送队伍,但在骑手群体中,普遍认为闪送、达...

即时配送员“一马双跨”的背后

 

近日,北京商报记者发现部分即时配送人员“身兼数职”的现象较为普遍。目前,各大平台依旧是以低成本招募“散兵”的方式扩充配送队伍,但在骑手群体中,普遍认为闪送、达达等平台对他们的吸引力在下降,而蜂鸟众包因其“单多路短”较受青睐。

北京商报记者发现,一名闪送员派送文件时,电动车携带了一个印有闪送标识的货箱,同时还装有一个带有顺丰同城急送标识的货箱。该闪送员对记者表示:“只是为了有更多收入而已。”据了解,顺丰同城人力中只有一部分是全职服务于顺丰,对此,顺丰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和其他纯众包速递平台相比,顺丰同城急送的队伍是由全职员工+众包组合沟通。据顺丰相关负责人介绍:所有的配送员着装与配备快递箱均为顺丰同城统一提供,且根据顺丰同城的智能调度系统,提供相匹配的同城配送服务。

北京商报记者随机实地采访了一些等单骑手,发现这种“一马双跨”的现象在行业内比较常见。据了解,闪送采取众包兼职的方式招募快递员,其他平台的人力构成也与此类似。于是,快递员更青睐于哪一平台,则成了对平台运力影响重大的要素。

部分快递员表示,更倾向于“单多路短更实惠”的蜂鸟众包和美团众包服务。一位蜂鸟众包的山东籍骑手向北京商报记者解释道:“外卖的单子虽然小,但是一趟可以接很多个,中午10-11点是跑单高峰期。而且主要集中在小区或者写字楼,单子之间的距离也不远。”

除了以蜂鸟、美团为代表的行业巨头,同城急送市场还包括了以闪送、UU跑腿为代表的互联网科技公司。而对于闪送这类专门“一对一急送”的平台,部分骑手觉得尽管送件时间相对充足,但订单目的地间距离普遍在5公里以上,效率相对较低。

此外,在前期招募骑手方面,每个平台都会收取一定的押金、装备、平台服务费和保险费用。其中达达的押金根据订单种类不同,分别为500元和300元,在同行中最高。而UU跑腿和闪送则从每笔收入中抽取20%的平台服务费。与之相比,蜂鸟众包99元押金以及每天第一笔3元的服务费更容易吸引骑手入职,对服装没有硬性要求。

除通过松散的入职门槛吸引骑手,平台们在合约中也为骑手们提供“最大程度的自由”。以达达平台为例,称骑手“与达达平台并非劳动、劳务、雇佣关系。用户履行配送服务获取的佣金由商户提供。用户在履行配送服务过程中发生的自身及第三方的人身及财产损失,由用户自己承担。” 一位骑手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如果不想做,解约后把押金提现就行,有些平台也不需要押金,直接走人就行了。

在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看来,包括美团配送、点我达、饿了么等头部企业都是采用人力众包的轻模式,平台能向“轻人力,重科技”发展,但因人力非直接雇佣,在一定程度缺乏凝聚力,难以保障服务的稳定性。骑手对平台缺乏责任感和忠诚度,也会影响企业的服务质量。杨达卿分析认为,目前同城急送更大挑战在于对人的经营,而非技术的突破。没有谁可以能再通过技术打倒对手,需要做的是精细化地经营“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河南少女为父子生三孩续:法院要求明确

    河南少女为父子生三孩续:法院要求明确

  • 美富豪狱中死亡案新疑点:部分监狱影像

    美富豪狱中死亡案新疑点:部分监狱影像

  • 伪造、变造、买卖身份证件究竟是何罪?

    伪造、变造、买卖身份证件究竟是何罪?

  • 特朗普称愿与伊领导人会谈 伊总统:先取

    特朗普称愿与伊领导人会谈 伊总统:先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