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张恨水原配:因貌丑肥胖被弃、两度丧子后,她凭一念让余生成天堂

作者:admin 2019-05-22 我要评论

民国众多弃妇里,作家张恨水原配徐文淑显得很有些另类。 徐文淑的丈夫张恨水是民国最负盛名的章回体小说家,也是新鸳鸯蝴蝶派的代表人物,他的代表作《金粉世家...

民国众多弃妇里,作家张恨水原配徐文淑显得很有些另类。

徐文淑的丈夫张恨水是民国最负盛名的章回体小说家,也是新鸳鸯蝴蝶派的代表人物,他的代表作《金粉世家》、《纸醉金迷》、《啼笑因缘》等都是家喻户晓的佳作。

以写风花雪月、鸳鸯蝴蝶类小说闻名的张恨水个人的感情经历也相当丰富,他一生共有三任妻子、13个子女。在这些妻子中,最不起眼的无疑要数原配徐文淑了。

相比张恨水的第二任妻子胡秋霞和第三任妻子周南,徐文淑的最大悲哀在于:她从来没有得到过张恨水的爱,哪怕一丁点。

徐文淑与张恨水的这段姻缘,颇有点“啼笑因缘”的意味。

1913年,张恨水年18这年,她的母亲给他物色了一门亲事,姑娘是破落的名门千金。张恨水对这桩封建包办婚姻很是抗拒,可他毕竟是个孝子。

母亲三番四次的催促下,张恨水决定退一步,他对母亲说:

“我去看看人姑娘,如果满意就娶,不满意你就别逼我。”

张母听完直点头,很快,媒婆便带着张恨水去见姑娘了。在那个只流行“父母命、媒妁言”的社会,“相亲”二字多少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思来想去后,媒婆眨巴着大眼说:“要不,咱偷偷去,我指给你看,相中了你就要,相不中我也不逼你。”

此时的张恨水一心以为自己婚姻的主动权牢牢抓在了自己手里,稍整衣冠后,张恨水便跟着媒婆出门了。

张恨水原配:因貌丑肥胖被弃、两度丧子后,她凭一念让余生成天堂

 

到了徐文淑所在地后,媒婆指着不远处一个长相清秀的姑娘对张恨水说:“你瞧去,中间那个就是徐文淑。”

张恨水顺着媒婆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这姑娘长得眉清目秀、身材苗条,很有小家碧玉的味道。这样的姑娘,血气方刚的张恨水一眼就相中了,他想:没文化以后可以慢慢教,这模样,要是再加点文化,就全了。

张恨水点头后,张家很快开始张罗起了两人的婚事。

热闹喜庆的婚礼后,张恨水带着那颗“扑腾”的心进了新房。可当张恨水满怀期待地揭开盖头时,他当下差点晕了过去:盖头下那个长着塌鼻子的肥婆,分明是个乡下丑姑娘,哪里有他所看中姑娘的半点影子。

急火攻心的张恨水当下就逃也似地出了洞房,他一路跑一路喊:

“娘,娘,不是那位姑娘,这到底怎么回事?”

到此时,张母才知道:原来他们都被媒婆忽悠了。可如今新媳妇进门了,要是退去,这姑娘的一辈子就将被断送了。张母楞了半晌后对儿子说:

“咱们家已经把新娘娶进门来,不能退掉她,你对她不满意,将来你再娶一房。如今你给她一个儿子,让她老来有个依靠,就权当做好事可怜可怜她吧。”

张恨水听完母亲的劝告只得又回到洞房与新娘圆房,新婚仅几个月后,张恨水便离家出走,开始他的漂泊岁月了。

这段“游无方”的漂泊,持续了四年。四年里,只在春节过年时,徐文淑才能见到自己的丈夫。即便这期间徐文淑承受了两度丧子之痛,丈夫也未对她有过任何关心。

俗尘里的“守活寡”,说的便是徐文淑这般罢。无数个孤枕难眠的夜里,徐文淑披衣立在窗前思考,她虽没读过书却也是有血有肉且聪慧的女子,她怎会不知这是丈夫在刻意冷落自己。

这个世界上最伤人的从来不是言语或者刀刃,而是真正的冷漠。张恨水的冷漠让徐文淑备受煎熬,痛苦中,她本能地开始寻求出路。

张恨水原配:因貌丑肥胖被弃、两度丧子后,她凭一念让余生成天堂

张恨水全家福

这时期的中国,新思想开始萌芽,当这股风吹到徐文淑身边时,她在“婚姻自由”、“女性独立”、“民主共和”的呐喊里看到了希望。

徐文淑还在身边人的启发下,在这个已经发生巨变的时代里,她可以通过法律手段去约束丈夫张恨水。

徐文淑知道,当时的中国有一个名叫“法庭”的地方,那儿只要有诉讼师就可以状告任何人,包括丈夫。

迫切想要脱离痛苦的徐文淑了解到这一层,真的开始着手去实现所想了。为了学习法律当诉讼师,徐文淑开始缠着小姑子等一切会识文断字的人教自己读书写字。

带着目的去学习从来事半功倍,本就有读书基因的徐文淑很快便会读写了。

人的所思所想是决定行为的根本,所以,当人的所思所想发生改变时,他的行为也会相应发生变化。这点,在徐文淑身上很快得到了印证。

学会读书写字后的徐文淑开始阅读各种读物,她像海绵吸水一样吸取着新知识。

在各类读物里,徐文淑最情有独钟的不是别的,而是各类佛经。

这些诸如《心经》、《法华经》一类的佛教典籍,以前她只在教书匠父亲的书房里“似曾”见过,如今亲自读写后,她才知道:这些都是凡尘里难得的宝贝。

本是带着起诉丈夫目的学习读书的她,却意外在学会读写之后找到了一个属于她的大千世界。在这个精神世界里,徐文淑心静了,心胸也随之宽广了。

同样的世界,脑子里思想发生变化后,竟完全变成了另一副样子。佛经和普通书目最大的不同在于:普通书多是用眼、脑读,而佛经多是用心读。

这种差别意味着:即便是刚刚学会识字的人,只要用心去体悟,也能掌握佛道的要领,甚至达到通透的程度。

承受过丧子之痛和丈夫冷遇折磨的刘文淑,竟在某日午后写到那句“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时泪流满面。

再走出书房时,张母看到的徐文淑看起来与平日无二,却总觉有哪里不一样了。张母的感觉是对的,从这以后,徐文淑的眼里不再有不甘和怨恨,取而代之的是发自内心的宁静。

徐文淑后来说:“不怨谁,都是命。”

这以后,徐文淑再未提及过诉讼丈夫张恨水的事,也未再提起过死去的孩子。每日,她只一心伺候婆婆,打点家里家外,闲暇时还静静地听邻里的各种絮叨。

张恨水原配:因貌丑肥胖被弃、两度丧子后,她凭一念让余生成天堂

张恨水《金粉世家》剧照

照样是没有丈夫和孩子的日子,徐文淑换了一种心态后,却活成了完全不同的样子。

在未读书识字研读佛经前,徐文淑说得最多的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拿得起放得下的只有筷子”。可短短一年后,她的口头禅却变成了“放下,万般自在。”

徐文淑的放下绝不仅仅是说说而已,丈夫张恨水迎娶孤女并接徐文淑和张母前往北平后,她竟与丈夫的二妻做起了姐妹。

1928年,胡秋霞为张恨水生下了长子张晓水。由于早产的缘故,这孩子生下来后竟不会哭。徐文淑见了立即解衣将孩子搂在怀里暖了好几个钟头。

或许是徐文淑的处理歪打正着,或许是她命带福星,这孩子竟在她的怀里奇迹般的哭出了第一声。因为这层缘故,成年后,张晓水常常说:

“我的命是大妈救的。”

或许是理佛经的人特别讲究缘分的关系,徐文淑认定张晓水和自己缘分极深,这以后,她还在照顾婆婆的同时主动承担起了照顾张晓水的重担。这一照顾,就是整整十年。

在长期相处中,徐文淑和胡秋霞的孩子们都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他们都无比亲切地称她为“大妈”。徐文淑每每听到他们喊自己“大妈”,她的眼里心里便满满都是爱。

张恨水原配:因貌丑肥胖被弃、两度丧子后,她凭一念让余生成天堂

 

1931年,张恨水的长篇小说《啼笑因缘》一经发表后便取得巨大成功。男人功成名就后,往往会遇见桃花。果然,成名后的张恨水很快与16岁女学生周南一见钟情并闪电恋爱了。

胡秋霞得知丈夫有了新欢后开始大哭大闹各种撒泼,可徐文淑却丝毫不动声色。对于自己的丈夫,她既早已放下,又何以会再有波澜。

后来,徐文淑甚至和家人一道:帮助张恨水说服胡秋霞接纳三妻周南嫁入张家。

胡秋霞最终准许周南嫁入了张家,可这以后,她与张恨水新欢的种种明争暗斗却再未消停过。世上从来只见新人笑,很快,在会唱戏、且年轻漂亮的周南面前,胡秋霞败下阵来。

即便接连生下了数个孩子,胡秋霞失宠的命运也未被逆转。面对这种局面,胡秋霞开始自怨自艾,她甚至开始借酒浇愁并染上了酗酒的恶习。

徐文淑规劝无数次无果后,便也只得放任之。

“放下”的大智慧,胡秋霞终究没能学会,这便也为她被弃后的悲剧命运打下了伏笔,而徐文淑则完全以大姐姐的姿态接纳了丈夫的三妻,后来周南的孩子竟也亲切地管徐文淑叫“大娘”。

张恨水原配:因貌丑肥胖被弃、两度丧子后,她凭一念让余生成天堂

 

相比之下,真正懂得“放下就是自在”的徐文淑,真真算是:愣生生将世俗眼里苦哈哈的“弃妇”生涯,过成了有声有色的模样。

1938年,徐文淑和婆婆一道返回安徽潜山。这期间,张恨水每月都给她汇去丰足的生活费。每次,徐文淑拿到汇款后都能开心好几天,她甚至逢人就笑嘻嘻地玩笑说:

“我嫁了一个摇钱树啊。”

言辞中,竟听不出半丝的怨恨。

当你不觉得自己是弃妇时,你在别人眼里便也可以不是弃妇的模样。慢慢地,看到整日喜笑颜开的徐文淑,最初对她满是非议的邻里乡亲竟都开始钦佩她了。

手上的余钱多了以后,颇有投资眼光的徐文淑竟开始买田买地。名下有了土地后,徐文淑便开始过起了“包租婆”的日子。徐文淑变成了农村里不用劳动,便可以活得有滋有味的少数人。

当然,最后也是因为名下田地多的缘故,特殊年月里,徐文淑被划成了地主。

被划成地主后,徐文淑的田产被没收了,想到婆婆早已辞世,她便决定远离家乡逃到了安徽安庆安家。说来,这应该算是老年徐文淑人生的一次重大变革,但懂得“放下”的她,很快便接受了自己田产被没收、不得不颠沛流离的事实。

好在徐文淑早已学会识文断字,所以流落到安庆的她很快便和张恨水通过书信取得了联系,此间,张恨水每月继续给她汇款保障她的生活,徐文淑拿到丈夫张恨水寄来的钱后激动地说:

“没有田地也没关系,我还有汇款呢!”

异乡扎根后的徐文淑异常思念亲人,只要得空,她便会前往镇上给她最疼爱的长子张晓水寄信。这对没有血缘关系的母子,在信件里互诉相思,俨然亲母子一般。

张恨水原配:因貌丑肥胖被弃、两度丧子后,她凭一念让余生成天堂

 

张晓水成了徐文淑晚年最大的慰藉,最终,她也因他而离世。

1958年,年过六十的徐文淑再次去小镇给张晓水寄信,结果不幸因中风死在了街头。这样的结局,在传统国人眼里并不算“善终”。

但好在,相比鲁迅原配朱安、郭沫若原配张琼华等弃妇的孤独终老,街头中风被围观抢救过、并死在路人怀里的徐文淑,终究算是在热闹中辞世了。

更为重要的是,她死后,她疼爱的儿子张晓水给了她一个风光体面的葬礼。相比民国众多弃妇终老后的草草被葬,徐文淑这样的结局大概是最好的了。

徐文淑一生,虽始终未得到丈夫张恨水的半分情爱,但她却用自己的爱和温暖得到了张家所有人的尊敬和爱戴,包括张恨水。

可以说,除了爱情,人世间该有的一切“情”,她都有了!

或许,后来的张恨水对她,也是表达过情的,毕竟,没有哪一个民国男子对弃妇能做到从不间断地寄钱且数目颇丰。

在那个变数多到数不清的乱世里,徐文淑不仅求得了一世安稳,还修炼了德行。天堂与人间的区别从来不在形式上,而在感受上。从这点看,用爱和温暖将一切化解的徐文淑,才是真正把人间活成了天堂的女子。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胡锡进:暴徒威胁炸掉学校 香港局势已

    胡锡进:暴徒威胁炸掉学校 香港局势已

  • 国台办证实:3名台湾居民在大陆被审查

    国台办证实:3名台湾居民在大陆被审查

  • 2684亿!2019天猫双11成交再创纪录 开

    2684亿!2019天猫双11成交再创纪录 开

  • 3000亿贷款支持“双11”数字金融正成为

    3000亿贷款支持“双11”数字金融正成为